“风投女王”最近很郁闷,刚投NOME两个月就被釜底抽薪!

“风投女王”最近很郁闷,刚投NOME两个月就被釜底抽薪!

2018-04-09 06:30来源:功夫财经家居

原标题:“风投女王”最近很郁闷,刚投NOME两个月就被釜底抽薪!

最近,号称“风投女王”的徐新心情应该不会好,今日资本在今年年初投资了NOME家居在短短两个多月就“爆雷”了,她首期投资的5000万人民币很可能要“打水漂”。

“引爆点”源于NOME家居和名创优品之间的商标争夺战。但这个事情并不像NOME家居对外宣称的“名创优品抢注NOME商标”那么简单,而是由一连串惊心动魄的商战组成,包括同行之间的模仿、挖角和商标争夺,资本则推波助澜,堪称一场经典的商战案例。

事情的发展颇具戏剧性。先是NOME家居发公众号文章,谴责名创优品和其创始人叶国富是流氓,然后是开新闻发布会控诉名创优品的商业模式不行,一事引来很多媒体的纷纷报道。名创优品一开始没有回应,但随着名创优品的内部人士抛出一系列猛料,舆论风向正在开始反转,NOME家居并不像创始人陈浩说的那么“无辜”,名创优品也不像他说的那么“流氓”。

据名创优品内部人爆料,NOME家居创始人陈浩曾先后两次抄袭名创优品的商业模式,并多次挖角名创优品管理层。今日资本徐新在2017年年底拜访叶国富,希望能够投资名创优品,后来觉得名创优品报价太高,转而扶持名创优品的模仿者NOME家居。这两件事情加在一起,彻底激怒了叶国富,于是利用NOME商标注册上的漏洞,对同行的一次商业狙击。

众说纷纭,事情真相究竟如何?这篇文章会告诉你全部真相。

NOME家居炮轰名创优品引发舆论风波

事情的引爆点,源于3月21日NOME家居在其企业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篇文章,标题名为《致叶某的一封信——你的流氓阻挡不住你的死亡》。

这篇文章中,诺米家居指责名创优品全球联合创始人叶国富,说他的朋友圈里暗指NOME为名创优品旗下品牌,并提到有律师去他们店进行商标维权。文章有很多段落都是对叶国富的人身攻击,并直言名创优品的“十元店”模式不行,因为叶国富看到了NOME对名创优品的巨大威胁,于是通过不入流的手段搞“小动作”。但名创优品的“小动作”到底是什么,这篇文章并没有说清楚,更多地是情绪宣泄和人身攻击。

这篇文章很有“流氓大哥欺负无辜小弟“的感觉,容易让人产生对弱者的同情和强者的憎恶,因此一时引爆了朋友圈。

NOME家居开店不到一年,原本知名度很低,因为搭上叶国富和名创优品的名气这篇文章被广为人知。据其官网及其他渠道介绍,NOME家居以家居用品为主,同时经营服装、数码、美妆、食品等品类,在全球范围寻找制造商,持续优化供应链,投资高度自动化和大规模生产等方式,为人们提供物美价优的商品。NOME家居强调北欧设计师品牌”,和名创优品强调“日本设计师品牌“很相似,其经营模式、产品品类跟名创的一模一样,只是增加了服装而已,已经开店30多家。

作为被NOME家居“炮轰”的对象,名创优品一直以来都被外界评价为“新零售”的代表企业。名创优品通过严选供应商、规模化采购、变革垂直供应链、大数据管理等实现"优质、创意、低价"产品的输出,并走向国际市场,而且在全球市场取得巨大的成就。短短4年多的时间,名创优品业绩突破120亿,进入60多个国家及地区,开店接近3000家,并在2018年提出到2021年在100个国家开店10000家,销售额超过1000亿人民币。

名创优品已经成为一个现象级的品牌,商业模式也受到了业界人士和广大消费者一致的认可。但与此同时,名创优品也引来了大量的模仿者,据叶国富介绍,先后已经有近100个品牌在模仿名创优品的商业模式和店面设计,NOME家居不过是其中一家而已。

3月26日,诺米家居聘请国内最大的公关公司蓝色光标,花巨资在北京开了一场盛大的发布会,邀请了很多意见领袖和知名媒体,对叶国富和名创优品的“十元店“模式展开了新的一轮的攻击。奇怪的是,这样正式的新闻发布会,诺米家居还是没有把和名创优品的商标纷争讲清楚,只是展示了一个作品登记证书,而不是商标证书,给人的感觉没有说服力。

一位专业人士分析,这场新闻发布会在专业层面来看是很失败的,因为NOME没有把商标争论的细节说清楚,反而把重心放在对“十元店模式”的攻击上。这里面有两个基本的逻辑硬伤:第一是名创优品早就不是“十元店”了,通过攻击十元店模式来攻击名创优品已经是搞错了方向。第二是即便名创优品的模式有问题,也不能证明NOME的商标是没有问题的,但陈浩对商标纠纷的问题一直遮遮掩掩,没有直接面对这个最核心的问题。

名创优品对NOME家居对该公司商业模式的攻击一直没有回应。联想到叶国富平时一贯强势的行事风格,这种做法更加显得不同寻常,有点“会咬人的狗不叫”的意思。

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名创优品利用商标展开法律狙击战

叶国富和陈浩之间的恩怨来源已久。

据消息人士透露,早在2013年,叶国富就已看到生活家居用品品牌在日本的市场比例超过了服装品牌。这样的现状让他察觉到未来中国生活家居用品店铺会和服装一样细分,出现针对各种用户定位的品牌。于是,当年叶国富就提出做一个日本风格的名创优品(家居生活百货),同时必须规划一个北欧风格的品牌(家居生活+服装),最后做一个大家居的品牌(家具+家居),家居生活百货、家居+服装、家具+家居三者形成一个商业闭环,并按照国内和国际的实际市场情况在日后逐一布局。

2015年,“85后”的陈浩当时的生意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偶尔一次听了叶国富的一次公开演讲,觉得名创优品的这种模式值得借鉴,于是从名创优品挖了几个人模仿名创优品的商业模式,这就是服装品牌KM的由来。KM全面模仿名创优品,包括服装店门头的双logo的摆放方式、收银台放置于门口、加盟托管模式、加盟商分成比例都跟名创优品一模一样。

KM在短短时间内迅速崛起,一度在全国开出500多家门店。陈浩也开始飘飘然起来,在公司年会上豪言:“我们的愿景是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服饰零售集团,在服装行业,除了第一名以外,均等于失败!”

名创优品门店

KM门店

由于陈浩只顾得跑马圈地,未在产品上精进发力,KM在经历了短暂的辉煌之后,失去了消费者的持续关注,由于产品在市场上没有竞争力出现大量的库存积压,业绩出现断崖式下滑,资金周转阻滞,发展势头急转直下,KM开始大量关店,笼罩在重重危机之中。

2017年,穷途末路的陈浩再次把注意力投向了叶国富。此时叶国富创办的名创优品已经发展成为新零售的现象级品牌,越来越多的人在模仿名创优品。陈浩故伎重演,又像上次一样直接挖了一批名创优品团队的管理人员,获悉了叶国富关于“居家品牌+服装”的产业规划,窃取了供应商及客户资料后,开始创立了一个“居家品牌+服装”的品牌,这就是NOME家居的由来。

但NOME家居在创办之初就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那就是NOME这个商标由于和几个现成的商标太过接近,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都是没办法注册成功的。但由于陈浩团队法律意识淡薄,没有意识到其中的巨大隐患,仅仅是是提交了一份商标申请就开始加盟连锁经营了。他们没有意识到,没有注册商标的连锁项目是无法持续经营的,他们一开始就侵权了。

在中国,判断一个品牌是否成功,一个很重要的指标是看有多少人在模仿它。据名创优品不完全统计,先后已经有近100个品牌在模仿名创优品的商业模式和店面设计。面对大量品牌的模仿和挖角,叶国富也会尽全力通过法律手段来维护自身权益。

由于陈浩的模仿及挖角行为损害到名创优品的利益,叶国富召集智囊团队商讨应对之策,结果发现NOME家居在知识产权方面的巨大漏洞——商标没有注册成功即开展加盟。叶国富方面立即开展商标争夺之战,购买了数个和NOME相近的保护商标,再来以此为基础申请注册NOME商标,并着手开展品牌构建及开店计划。

这一招可谓“釜底抽薪”。从事实层面来看,陈浩先创办了NOME这个家居品牌,但从法律意义上看,NOME这个商标却属于叶国富的。陈浩要么放弃NOME这个品牌,要么把现在创办的这些店面卖给叶国富,除此之外没有第三条道路。理解这些事实,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陈浩气急败坏,遮遮掩掩,而叶国富却神定气闲,一言不发了。

名创优品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叶国富

问题来了。今日资本在投资NOME家居时候,居然不知道这个NOME没有注册商标么?

今日资本扮演了什么角色?

根据各方反馈的事实证明,今日资本真不知道NOME家居并没有注册商标这个事。

一家知名的投资机构去投资一家没有商标注册的连锁加盟店。这可能是“风投女王”徐新犯过的最低级的错误了,听上去有些匪夷所思。怎么会这样呢?

今日资本原本是要投资名创优品的。今日资本一直在零售领域发力,先后投资了京东和三只松鼠等零售品牌。名创优品作为新零售的现象级企业,自然很早就进入了徐新的视野。2017年下半年,徐新多次找到叶国富,希望能够投资名创优品。由于名创优品体量已经很大,估值比较高不太合适今日资本,叶国富希望今日资本能够投资其即将开业的新家居品牌,双方都开出了各自的条件,但到了2017年年底都没有谈拢。

徐新同时在和新零售赛道的其他品牌接触,NOME家居是其中一家。由于NOME家居还在和另外一家投资机构谈融资,今日资本为了抢得先机,徐新承诺陈浩,只要让她优先投资,就给NOME家居的账户打了5000万人民币的保证金,并计划对公司尽调之后,再投资1.5亿人民币,合计投资2亿元人民币,公司的投后估值是15亿人民币。

现在今日资本对NOME家居的尽调刚刚完成,NOME家居就因为商标纠纷问题“爆雷”了。

假如没有今日资本先和名创优品谈合作然后投资NOME家居,叶国富会不会对NOME家居痛下杀手?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永远无法得知了,但说今日资本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应该大体属实。

据叶国富说,这件事情发生之后,徐新曾给叶国富电话,希望能够放NOME家居一码,大家还可以好好谈。但叶国富表示NOME家居已经撕破了脸皮,也就没什么好谈的。

在被叶国富拒绝后,徐新发朋友圈和微博,表明对NOME家居的支持。因为之前5000万的沉没成本,徐新已经别无选择,只能力挺NOME家居,希望能扳回这一局。

有消息称,由于名创优品拥有NOME近似商标的所有权,并正在申请NOME商标,并通过法律途径,要求NOME家居不得再使用这个商标。

面对没有商标的硬伤,NOME家居最有可能的选择是完全放弃NOME品牌,但注册一个新商标需要很长时间,这对于NOME家居非常不利,极可能步KM男装的后尘。

徐新虽然有投资京东的成功案例,但失败案例也不少,包括准上市公司土豆网、赶集网、真功夫都因掌门人纷纷被自家媳妇告上了法庭。巧合的是,这三家上演相似“内乱”闹剧的企业背后,是共同的投资人——今日资本。“见过投得准的,没见过投得这么准的。”微博上有人这样调侃今日资本,投的另外一家零售企业三只松鼠则因为财务造假而无法上市。徐新喜欢拿自己的成功案例来说事,并获得了“风投女王”的称号,其实名过其实。

这次今日资本因为无法投资名创优品,转而投资名创优品的模仿品牌,为了和其它风险投资抢投资机会,在没有做尽调的时候就打保证金,本以为占了个大便宜,却刚刚投资两个月就爆雷,可谓是徐新投资历史上最匪夷所思的败笔。

本文为特约发布,文中观点不代表功夫财经立场。

阅读原文,一键下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tyooert.com